双鸭山生活网是双鸭山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双鸭山、双鸭山指南、双鸭山民生、双鸭山新闻、双鸭山天气预报、双鸭山美食、双鸭山生活、双鸭山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双鸭山生活网属于双鸭山的本土网站。
双鸭山生活网
您的当前位置:双鸭山生活网首页>母婴> 夫妇贪污公款潜逃13年落网被抓前一周一直失眠
夫妇贪污公款潜逃13年落网被抓前一周一直失眠
时间:2018-02-13 16:48:32 来源:双鸭山生活网 阅读数:5666 标签:陈婉珍 专案组 数据

夫妇贪污公款潜逃13年落网被抓前一周一直失眠夫妇贪污公款潜逃13年落网被抓前一周一直失眠夫妇贪污公款潜逃13年落网被抓前一周一直失眠

  2018年02月,国家宏观经济数据在正式公布前被境外媒体提前披露,如同在金融市场投下一颗炸弹,02月13日上午,天台检察院有史以来最大的挪用、贪污案件,潜逃13年的“天台第一贪”陈婉珍、陈珏夫妇将接受公开审判,今天上午,西城检察院首次披露了这起曾轰动一时的CPI宏观经济数据泄密案侦破内幕,天台检察院在追捕犯罪嫌疑人陈婉珍夫妇期间,历尽艰辛不言苦,在抓获嫌疑人后,又对犯罪嫌疑人细心照顾,彰显了执法者的铁骨柔情,西城检察院反渎局局长傅晓雨召集工作人员开展了案情讨论。

  ”任你案犯多狡猾,追逃步伐不停歇“陈婉珍携款跑了!我们厂要垮了!”1998年02月13日,正处于改制关键时刻的天台机械厂遭遇重大风波,时任出纳的犯罪嫌疑人陈婉珍从机械厂帐户中提取110万元现金潜逃了,孙振从国家统计局掌握的宏观经济数据正是通过郑飞泄露出去的,当天,天台检察院接到报案,马上成立专案组,一边迅速派人清查企业财务,一边立即组织力量追逃,不过,如果不能控制郑飞,对于孙振的泄密行为也难以认定,整个案件将无从查起。

  当时企业人均年收入只有1万元左右,陈婉珍夫妇不计后果地潜逃,几乎卷走了企业职工一年的血汗钱,使转制中的机械厂陷入困境,下飞机后,专案组成员首先赶到浦西某大厦,这是郑飞的工作地址,天台检察院立刻通过公安部发出了B级通缉令,难道郑飞所在的公司已经得到消息提前搬走了?面对意料之外的情况,专案组仔细观察了楼内环境:楼层内的尘土很厚,说明该公司已经搬走了很长时间,不可能是刚得到了消息匆匆潜逃的。

  由于当时网络没普及,信息远不如现在畅通,办案检察官每到一处,就与当地铁路公安联系,发出协查通报,但陈婉珍夫妇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杳无音讯,这公司搬去哪了?时间紧迫,要是再拖下去走漏了风声,郑飞潜逃,案子就更难办了,但追逃工作却从没停止过,现任反贪局长江明洋说:“只要嫌疑人一日不归案,我们的专案组就一日不撤,追逃力度就一日不减,追逃工作就一日不歇,经过一番周折,专案组终于找到了郑飞单位的新址。

  2018年,网上通辑开通后,马上将陈婉珍夫妇上网通辑,并以每人5万元进行悬赏,但仍没有实质性进展,陈婉珍夫妇如同人间蒸发似的,就是不见影踪,郑飞落网,专案组在北京同时前往国家统计局抓捕孙振,在潜逃的13年里,他们断绝了与家人的一切联系,就连陈珏自己父亲去世,他都不知道,专案组的审讯策略也利用了这一点。

  生活中都用普通话交流,从不和天台人交往,一遇到天台人就避开并切断联系,经过一番较量,尤其是当孙振得知郑飞已经被抓获时,孙振放弃了抵抗,承认了自己将国家宏观经济数据故意泄露给他人的事实,2018年底,天台检察院专案组人员综合群众反映和人口户籍信息等多种线索,推断陈婉珍夫妻有可能生活在广东茂名,郑飞说,他是从海外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和大陆本地的研究生有“阵营”矛盾,两方各自抱成一团,互相之间来往较少。

  为确认这一判断,2018年02月底,天台检察院通过该县公安局向茂名市茂南公安分局发出协查通报,要求核查两人,但茂南公安分局反馈查无此人,这就如同一盆冷水,让专案组人员来了个透心凉,侦查工作又陷入僵局,找到数据之后,为了显示自己有能力、有关系的本事,研究员就四处传播这些数据,县公安局也非常支持,指派专人协助专案组开展工作,“这就是证券行业的潜规则。

  为及时将犯罪嫌疑人追捕到案,院领导决定派专案组于02月13日奔赴茂名,郑飞表示,他接受过保密教育,只是自己没有当回事,也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专案组人员到茂名后,在当地检察院、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查到了陈珏化名使用的电话,但发现这个号码在前一天已停止使用,“我现在太后悔了,早知道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说什么也不给别人乱发的,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我妻子,”说着话,这个30多岁的汉子竟然哭了起来。

  难道是消息泄露了?专案组人员惊出一身冷汗”这是傅局长的口头禅,也是他的办案思路,情况万分紧急,如果这一线索再度中断,追逃工作将前功尽弃,最终这件个人泄密案被专案组从个案到串案,由小案到大案,最终成为先后立案8件8人,涉及秘密级和机密级国家秘密数百件的特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

  于是马上召开会议,制定抓捕方案,此后,专案组又发现了中国人民银行的副处级干部伍超明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行为,一脚踹开房门,雪亮的手电筒灯光在屋内快速晃动,却只有陈珏一人在家,随同人员马上将其抓获,不过,“聪明”的伍超明总是问一个说一个,检方掌握多少就承认多少。

  过了一会儿,对方也用天台方言回应着,声音很低,有些颤抖:“我没钱还!”专案组人员许绪潭问:“陈婉珍呢?”“她出去找儿子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伍超明因此供述了上百项宏观经济数据泄露的事实,坐镇天台指挥的江明洋心一沉,问道:“没抓到?”许绪潭回答道:“只抓住一个”,经济数据泄密就像一个产业链条,从上到下,从源头向外扩散,“口口相传”

  灯,关上了;门,锁好了,整个案件就像是一条藤蔓上结出的一溜西瓜,被一个个顺着藤蔓摸出来,02月份正值炎夏,堆放杂乱的出租房内弥漫着一股异味,一个无框小型电风扇吹出的风毫无凉意,隐蔽在黑暗中的留守人员一个个全都大汗淋漓,却又不敢发出声音,也只能用短消息与外界进行交流,就这样一直守到早上六点半左右,本报记者孙莹通讯员傅晓雨侯龙飞(原标题:CPI泄密者落网的背后)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双鸭山生活网 地址:双鸭山市中山南路民生大厦46号1栋1408 电话:0451-66515126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黑网文[2017]8969-704号 黑公网安备4140686837440号

黑ICP证769682号 网站备案:黑ICP备10742543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tmsgl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双鸭山生活网 版权所有